当前位置:首页 > 闽南文化 > 闽南风情 > 闽南方言  
略谈闽南方言的文字记录和整理
发布日期:2016-12-14 来源: 厦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作者:厦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字号: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周长楫

  一

  闽南方言是汉语方言中历史相当悠久、变化较小的一个方言。从历史看,闽南方言孕育于汉魏,形成于南北朝,到了唐宋,已发展到成熟的阶段。从语言本身看,闽南方言保留上古、中古汉语的特点要比汉语其他方言多,因而被誉为是古汉语的活化石。从现代闽南方言的平面看,闽南方言的音系庞大,有18个声母,常用韵母至少在78个以上,声调有7至8个,音节数达2300个左右,为汉语其他方言所不及。其中的文白异读就是汉语语音历史层次的一个投影,其数量之繁多、对应类型之复杂是汉语其他方言所罕见的。特别是声母保留着古无轻唇音(即今天普通话读f声母、古非敷奉声母的许多字在闽南话白读音可读p、ph声母的现象,如“飞、房、浮、缚”等等)、古无舌头舌上之分(即今天普通话读t§、t§h声母、古知组声母的一些字,在闽南话的白读音可读t,th声母的现象,如“沉、中、虫、竹”等等)等,一些字(如中古支韵)的白读音韵母的主要元音为a(如“骑、寄、倚”等等),古三套鼻音韵尾-m(如“林、感、潜”等)-n(如“真、丹、观”等)-N(如“江、公、将”等)和三套入声韵尾-p(如“及、杂、涉”等)-t(如“乙、达、决”等)-k(如“国、德、约”等)的保留,都是存古现象的有力证据。不过,也应指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语音有文读音(读书音)、白读音(说话音)、训读音、俗读音等多种读音类型和复杂的连读变调现象,常常给汉字或词语读音确定、选择、使用和辨析带来一定的麻烦和困难。

  再看词语,现代闽南话词语的平面同样也隐藏着汉语词汇历史发展的不同层次。其中特别要指出的是,一些古词语在汉语其他方言里已不用或罕用,但在闽南话里却是口语里的基本词,其构词能力很强,如:“饮米汤、糜稀饭、目眼睛、面脸、骹脚、芳香、细小、幼细、拍打、趖爬、走跑、丈夫男人、大家婆婆、新妇媳妇,等等。

  总之,闽南方言庞大而多姿多彩的语音系统和生动、丰富的词汇,给人们在的语言交际生活与闽南文化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条件。闽南戏曲曲艺作品在语言方面表现的成就就是一个最好的见证。但同时也给人们的认识、研究和掌握带来一些麻烦和困难。

  二

  这些麻烦和困难。就语音来说,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语音有文(文读音或读书音)白(说话音)读音。其类型只复杂有些尚未被我们所认识,此外还有训读音、俗读音的的缠伴以及音变特别是连读变调现象干扰,常常会给我们在识别、分析、确定、选择、该词语的汉字带来一定的困难。

  再说词语,上面提到,闽南方言有不少词语来自古汉语,考证这些古语词,是要遵循严格的“音准义合”原则。所谓“音准”,指的是韵书上记录的古音要符合它在今闽南方言读音(包括在闽南方言里的文白对应关系)的演变规律。所谓“义合”,指的是在“音准”的前提下,该词在古书上的释义要跟今闽南方言的意义基本相合,或者经过合理的引申、扩大可以表现闽南方言现有的意义。举个例子来说,闽南方言把“人的两个下肢”叫做“kha1”,阴声韵,阴平调。有人认为它的本字不是“足”就是“脚”。“足,《广韵》即玉切,趾足也”,虽然意义是“下肢”,但这个古音,在闽南方言里只读“tsi?k7”,入声字,跟“kha1”相距甚远,因此它不是闽南方言“kha1”的本字。再看“脚,《广韵》居勺切,卻也。以其坐时卻在后也”,这个古音在闽南方言的文读音是“ki?k7”,白读音是“kioh7”,也是入声字,虽然意义经过引申,可跟人的下肢发生关系,但因为读音跟在闽南方言里的读音相差太远,所以也不是闽南方言“kha1”的本字。那么闽南方言“kha1”的本字是哪个字呢?经过反复查找对比,我们在《广韵》平声肴韵里找到了“骹”这个字。“骹,《广韵》口交切,胫骨,近足细处”,从语音看,反切上字“口”,古见母字,在闽南方言读“kh”,反切下字“交”,属古平声肴韵,此韵在闽南方言的文读音读“au”,白读音读“a”,“口交切”在闽南方言的文读音是“khau1”,白读音读“kha1”。我们还可以在肴韵找到辅助的例证。如:“胶”,古肴切,闽南方言的文白读是“kau1——ka1”,“抛”,匹交切,闽南方言的文白读是“phau1——pha1”。再看意义,“胫骨,近足细处”,这只是脚的一部分,但词语的引申,不乏有局部引申为全体的例子,因此,“骹”是闽南方言下肢的本字当无疑义。不过,在人们的眼里,“骹”是个僻字,一般人是找不出来的,使用中也不容易接受。再如,表示“淡”,“薄味”或“无味”这个意思,闽南方言叫做“taia)3”,上声字。它的本字当然不是阳去声调的“淡”字,根据上述考证“骹”的方法,我们在“音准义合”的原则下找到了《广韵》上声琰韵里的“”字。“,《广韵》子冉切,食薄味也”,到《集韵》,即注为“食无味也”。意义当然合乎闽南方言的意思,这个字的古反切在今闽南方言的文白对应是“tsiam3——taia)3”但这个字,在人们的眼里,也是个僻字兼难字,一般人更是无法查找到的。即便是像“米汤”,闽南方言叫做“am3”,考证出来的本字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饮”字,但人们难于理解,在心理上也难于接受。当然,闽南话里还有为数不少的有音无字的词语。这些词语,有些是前人可能已有记载,但我们的研究考证工作还不够深入,有所欠缺,暂时还没有找到它的本字,有些则是因为文字的记载常常落后于语言的发展,人们还没有确定用什么适当的文字来书写这些词语,其中有些有音无字的词,人们只好用同音字、近音字甚至自造的方言字来书写,但因为各行其是,一个词通常有好几个写法,五花八门,令人莫衷一是。如“玩”这个意思,闽南方言叫做“tshit7tho2”,民间就有“佚陀”、“行”、“七桃”、“”等多种写法。等等。当然还有少数有音无字的词,尤其是拟声词,有些读音也比较特殊,很难找到比较准确的同音字或近音字来记载。

  还有用训读字。所谓训读字,就是用字上的“张冠李戴”。例如用“打”代替本字“拍”,用“你”代替本字“女(汝)”,用“吃”代替本字“食”等。

  上述各点,使我们在用什么字来整理和记录闽南方言这个问题上的确带来不少的麻烦和困难。

  三

  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实践,我们在记录闽南方言词语方面初步总结和制订了几条用字的原则。

  第一,坚持使用本字,以正视听。例如表示男性这个概念,闽南方言叫“ta6p?1”,现在社会上有用“干埔”书写的,有用“唐埔”记录的,还有用“查夫”、“大夫”、“男人”表示的,不一而足。我们认为都不好。其实,“ta6p?1”的本字就是“丈夫”。《说文》:“男,丈夫也。”《国语·越语》:“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子,二壶酒,一豚。”“丈”,古知组澄母字,在闽南方言可读“t”声母。“丈”,古养韵字,在闽南方言的说话音可读“a”,相关的其他例子如“相”的说话音韵母读“sa)1”或“sa1”。“丈”为古全浊声母上声字,在闽南方言古浊上归阳去。“夫”古虞韵非母字,其说话音的声母可读“p”,韵母可读“?”,相关例子如“扶”读“ph?2”,“斧”读“p?3”等。因此,“丈夫”在闽南方言读“ta6p?1”不仅“音准”,而且“义合”。而作为“配偶一方”的“丈夫”,闽南方言要读文读音“”。“ta6p?1”、“”,形同而音义不同,这在汉语里不乏其例。其他如“米汤”用“饮”[am3]字,“打”的意思用“拍”[phah7]等,均坚持用本字。以正确反映闽南方言的存古现象。

  第二,有些常用词使用频率较高,这些词有的好未查考到本字,有些本字群众在心理上和习惯上都不容易接受,而常用训读字书写。我们可以在词典或有关论著可以告诉人们这些词语的本字是什么,但日常书写可以也应该尊重群众的习惯。下面是闽南方言常用训读字举例表:

  常见训读字举例(只注厦门话读音)

训读字

本字或说明

训读字

本字或说明

你[li3]

第二人称。本字“汝”。

脚[kha1]

足。本字“骹”。

嘴[tshui5]

本字“喙”。

奶[ni1]

乳房,乳汁。本字待考。

人[laN2]

本字“农”,也写作“侬”。

肉[bah7]

本字待考。

多[tsue6]

数量大。本字待考。

挤[khueh7]

拥挤,狭窄。本字待考。

易[kue6]

容易。本字待考。

短[te3]

长度小。本字待考。

凹[nah7]

凹陷;瘪。本字待考。

在[ti6]

本字“伫”。

要[beh7]

本字待考。

娶[tshua6]

本字待考。

压[teh7]

本字待考。

找[tshe6]

本字待考。

到[kau5]

本字待考。

拾[khioh7]

本字待考。

跟[te5]

本字待考。

埋[tai2]

本字待考。民间用“”。

捞[h?2]

本字待考。

无[bo2]

没有。本字“毛”。

个[e2]

本字待考。

的[e2]

助词。本字待考。

咱[lan3]

咱们。本字待考。

拿[theh8]

本字待考。

  第三,采用同音字。任何语言或方言的词语都不可能做到每一个词语都有本字或找到本字书写。有些词语,特别是连绵词、虚词等,只能用同音字甚至近音字来书写。这些同音字只是记录词语的符号,跟该字的本义无关。下面是闽南方言常用同音字举例表:

  常用同音字举例(只注厦门话读音)

同音字

意      义

同音字

意      义

某[b?3]

妻子。

查某[tsa1b?3]

女人。

代志[tai6tsi5]

事情。

通[thaN1]

可以,能。

即[tsit7]

这。

迄[hit7]

那。

遮[tsia2]

这里;这些。

遐[hia2]

那里,那些。

则[tsiah7]

才;这么;再。

赫[hiah7]

那,那些;那么。

则尼[tsiah7ni]

这么。

赫尼[hiah7ni]

那么。

规[kui1]

整个,全。

吗[ma6]

也。

野[ia3]

还。

犹[iau3]

还。

互[h?6]

给;被。

甲[kah7]

和;跟;…得…。

拢[l?N3]

都。

偌[lua6]

多么;多少。

拄仔[tu3a3]

刚才。

咧[leh7]

正在;助词,着。

啰[lo6]

就。

   

  第四,对一些难以找到本字或本字过于偏僻、难写的,群众习惯使用的方言自造字,因为它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有些还蛮有意思,可以适当兼顾。下面是闽南方言常用的方言字举例表:

  常用方言字举例(只注厦门话读音)

方言字

意      义

方言字

意      义

[khit7]

木钉,木桩。

尫[aN1]

菩萨;玩偶。

[kan3]

奴婢。

矸[kan1]

瓶子。

[tiN6]

坚硬。

[pha)5]

不结实。

 [lo5]

身体高长。

[sian6]

疲倦,累乏。

[g?N6]

傻,笨。

[khiap7]

丑。

[m6]

不。

[bue6]

不会。

[mai5]

别,不要。

[b?N2]

别,甭。

[thai2]

杀。

[peh7]

爬。

挵[l?N5]

碰;击;撞。

[k?N5]

猛力撞击。

[tshua6]

带领。

[tshiaN2]

冲水。

墘[k?2]

边沿。

[hiat7]

丢,扔。

[sak7]

推。

[?3]

挖。

[in1]

他(她,它)们。

[kun2]

久煮。

 [h?N6]

被。

啉[lim1]

喝。

[tim6]

蒸煮。

捾[kua)6]

垂手提。

[siaN2]

相同。

[siau2]

精液。

[tsit7tho2]

玩。

[siaN2]

谁,什么人。

 [tsua6]

动量词,趟。

   

  第五,对所使用的汉字,有些必须辅以必要的注音和注释。由于有些汉字在闽南方言里有文白异读以及训读音,有些难字、僻字人们也难读出方言读音。因此,对所使用的汉字,有些必须辅以必要的注音和注释,便于人们理解和运用。下面一段话对某些词语辅以必要的注音和注释,虽有些麻烦,却可以读出正确的读音,很受读者欢迎,可供参考:

  即[这]个查某[女人]是[gian5,嗜好]食[吃]兼臭惰[懒惰,惰音tshau5],衫裤规年[整年]八[m6pat7。不曾]换,弓鞋横(hua)i2)比三寸半,头壳一粒米斗大,目珠[bak8tsiu1,眼睛]若[na3。好象]酒盏[tsua)3],嘴若八角碗,鼻麓栱[鼻子。麓栱音l?k7k?N3]若清源山。诚实[tsia)2sit8。真的)是蟳[螃蟹]看哱澜[puh8nua6。吐口水],虾看倒弹[to5tua)6。反弹],鬼仔看着流凊汗[盗汗。凊音tshin5],田蛤仔[tshan2kap7a3。青蛙]看着跳过田岸,你若看着呀,准定规股[整个]人栗咧互人拖[[lik7。因战栗而倒地要让人家抬走。栗音。lik7]。

  总之,上述尝试,尚需进一步检验和不断完善。作为抛砖引玉提出来,祈望诸同仁斧正。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