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闽南文化 > 文化遗产 > 地方戏曲  
闽台戏曲繁荣探因
发布日期:2016-09-13 来源:   作者: 字号:

  闽台是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据《中国戏曲剧种手册》记载, 各省主要地方戏曲剧种, 山西省有23 个, 福建有22 个, 居全国第二位。由于明清福建向台湾的大量移民, 移民带去了各自家乡的戏曲, 作为怀念故土、向往家乡的感情寄托。因此, 福建地方剧种在台湾几乎都能找到它们的踪迹。

  闽台戏曲的繁荣, 不仅表现在地方剧种多, 而且各地演出团体, 如班社剧团等数量多、规模大。探析其繁荣的原因,大概有以下三点:

  一、喜爱戏曲的民风民俗

  闽台戏曲之繁荣, 当然有许多方面的原因, 其中重要的一个因素是: 自古以来民众喜热闹爱看戏。昔时, 未有戏院, 演戏均在庙庭或旷野之间, 锣鼓一响, 男女老少趋之若骛, 虽在数里或数十里外,也不以为远。早在南宋时, 刘克庄就描写了莆田观戏的盛况, “儿女相携看市优”、“空巷无人尽出嬉, 烛光过似放灯时”、“昨日人趋似堵墙”、“抽簪脱裤满城忙, 大半人多在戏场”。闽南漳州一带, 演戏之风也十分盛行, 并对社会产生很大影响, 故遭到一些道学家的反对。

  明末清初, 闽人大量迁居台湾, 把演戏看戏之风也带到台湾。清代, 台湾演戏、看戏之风甚炽,“神祠、里巷, 靡日不演戏, 鼓乐喧阗, 相续于道”、诸罗县“演戏, 不问昼夜, 附近村庄妇女辄驾车往观, 三五群坐车中, 环台之左右。有至自数十里者, 不艳饰不登车, 其夫亲为之驾。”

  闽台民间戏曲演出可分为定期和不定期两大类, 定期演出主要是岁时年节、四时神诞, 不定期演出主要是婚娶、祝寿、诞子、中举、升官、发财、乔迁、还愿等喜庆, 但有时丧事、凶事、惩罚等也有演戏的。

  年节演戏大都在除夕到正月、元宵、七月十五至月底、八月十五等。闽台一些地方, 每到除夕,有演出“避债戏”的风俗。新年伊始, 元旦、元宵节的演戏是最为热闹的。演戏自娱娱人, 颂祷吉祥,还能得到赏赉, 故人人乐为之。福建平和县元旦, “诸少年装束狮猊、八仙、竹马等戏, 踵门呼舞,鸣金击鼓, 喧闹异常。主人劳以果物, 有吉祥之家, 所劳之物, 倍厚于常。”

  往后, 一年之中一般逢节日都有演戏的活动。其中七月初一至三十日止, 各村庄普度者相续不

  绝。八月十五除祭报土地神一定要演戏外, 还有“山桥野店, 歌吹相闻, 谓之社戏”, 康熙《诏安县志·岁时民俗》也有相同记载。除年节外, 凡遇四时神诞, 各地亦搬演杂剧, 以祭神、酬神、娱神、媚神。闽台民间神灵众多, 据粗略统计, 一年之中神诞日竟达二三百天。每逢神灵诞辰, 奉祀该神灵的乡村里巷纷纷筹集资金, 演戏酬神。闽台还盛行家姓戏, 即“凡值神佛诞辰, 一姓醵金演戏祝寿, 谓之家姓戏, 大都于神诞之月行之。闽台自古以来就有聚族而居的传统, 几乎每个大家族都建有祖庙或祠堂。每年祭祖时, 往往要演戏来酬谢祖先的庇护, 有些家族甚至把演戏作为祭祖的一项重要内容写入族规, 劝戒后代子孙永奉执行。

  不定期演戏则随时随地都可进行, 名目繁多, 不胜枚举, 兹略述其中比较常见者。闽台地区富贵之家婚娶、贺寿、诞子演戏的相当普遍。如福建莆田、仙游一带, 每当新婚之喜时演戏, 在“透场”之后, 要加演“送子”, 剧情是台上走出两只小羊, 手持写着“麒麟送子”的灯笼, 分左右站立。接着是三及第、张天师、临水夫人、土地公、婆姐妈等相继出场, 在台上绕了一圈, 然后由三及第唱一曲《一江风》下场。闽台地区有的乔迁也要演戏。莆田、仙游更是规定新屋落成演戏要加演“弄五福”。即演员扮演福禄寿三星, 加上喜神( 女) 、财神( 男) , 上场后唱《点绛唇》。除喜庆演戏外, 一些地方还有丧事、凶事也演戏的。早在明清时期, 闽台就有丧葬演戏的习俗。在家族内部管理中, 对于违犯家族规条的族人进行处分, 也有罚以出资演戏的。还有一些家族为了保护水利设施、山林, 也定下族约, 以罚戏作为处罚措施。此外, 闽台各地区还有各种各样的演戏活动。总之, 名目繁多, 不一而足。

  闽台民众爱看戏, 就象肥沃的土壤, 滋润着戏曲之花, 使之生长繁茂, 百花争艳。为适应不同方言区和各种民间活动的需要, 众多剧种、剧目应运而生。

  二、戏曲繁荣的经济基础

  闽台演戏自宋以来就采取“敛钱演戏”、“醵金演戏”、“鸠资演剧”的方式, “有平时悭吝不舍一文, 而演戏则倾囊以助者。”这为戏曲的演出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 不少人为糊口谋生而加入被人歧视的“戏子”队伍, 使各地戏班数量不断增加。戏班每到一个地方演戏, 东家必须招待吃住, 并给予戏资。故那里一有演戏的需求, 戏班往往蜂拥云集。有的戏班为了多赚钱, 在演出旺季时, 一天要赶好几个地方, 演好几场戏。

  爱好戏曲的商人和官僚士大夫, 在闽台戏曲的繁荣中, 起了龙头的作用。许多地方, 经常由商行或会馆组织演出, 每行出一票, 亦有多至10票的。一票演一天, 演出时四方看客涌集, 目的在促进地方商品货物交流。

  台湾地方剧种的兴衰与商人关系颇大, “海通以前, 台之商业……亦多泉人贸易。故勾阑最重南词, 以泉人之好之也。泉船载货……一年数至, 货物充积; 操其奇赢, 颇肆挥霍, 故勾阑亦盛。及各国互市, 轮船来往, 泉船渐失其利,而艺旦亦唱北曲。”

  一些爱好戏曲的官僚士大夫凭借他们的社会地位和影响, 在闽台戏曲的传播中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如: “光绪十七年唐景崧任布政使司, 为母介寿, 特召上海班来演。当是时台北初建省会, 游宦寓公簪缨毕至, 大都中土人士, 雅好京调。勾阑从而习之, 而南词遂微微不振, 是亦风气使然也。”

  一些文人进行剧本的创作, 大大丰富了闽台地方戏曲剧目。明代杂剧中, 有一部分是福建人创作的, 如《玉镯记》系汀州李玉田所著, 《风月囊》系汀州马惟厚所著, 《青虬记》、《观灯记》系福清林章所著。清代, 福建也涌现出一批优秀剧作家和作品, 如郑振图《荔枝香》, 林纾《合浦珠》、《蜀鹃啼》、《天妃庙》, 林仰东《浣纱石》, 陈《花月痕》、《紫霞巾》, 长乐邱庆禧《间祭》, 连城李大苏《青萍剑》等。

  三、观众高水准的戏曲评价

  闽台观众对戏曲表演的品评是很高的, 对演员的一招一式, 乐队的一板一眼, 都仔细挑剔, 有时甚至几近苛刻。《中国戏曲志·福建卷·轶闻传说》中载: 福建闽侯甘蔗镇, 过去镇上的人很喜欢看戏,每雇外来的戏班演戏时, 往往付给双倍的戏资。但是, 对演出的要求很高, 稍有差错, 便被扣掉戏资。有一次, 徽班“祥升班”到镇上演出, 当戏里演到一个小偷夤夜潜入人家, 一步一步地摸上楼梯, 然后撬开房门入室行窃。这时, 坐在台前的几个老戏迷, 交头接耳说: “我刚数过, 这个艺人上楼时,楼梯共有13 层, 看他下楼时是不是也踩13 次。”可台上扮演小偷的那个艺人, 平时演这个节目时,只注意演好偷窃时的神态与动作, 根本没有考虑到上楼时走几层楼梯, 更没有想到台下竟有人去数他上楼时蹬了几层。戏班班主曾派一个人到台下暗中收集观众议论, 听到老戏迷的话, 立即反映, 班主忙与“小偷”演员打招呼。那个艺人反应灵敏, 立即跃身而起, 一个跟头跳到楼下。用这种巧妙的办法, 不但堵塞了漏洞, 而且表现出这个小偷“飞檐走壁”的高超本领, 使台下观众连声喝彩, 老戏迷惊叹万分! 观众的高水准要求, 促进了闽台戏剧水平的不断提高。

  明清时期, 福建还出现了一批较有见地的戏曲评论家。诸如泉州的李贽、莆田的姚旅、长乐的谢肇、连江的陈第、福州的曹学佺、建宁的张际亮等。他们的评论, 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艺术上, 都对戏曲的发展起导向的作用。

  闽台许多地方在迎神赛会时, 往往聘请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戏班唱对台戏, 俗称“斗对”。观众通过近似残酷的斗戏, 形成优胜劣汰的竞争, 以此促使演员苦练基本功, 提高表演水平, 增加保留剧目,争聘有才华的演员, 加强戏班的实力。斗戏的结果, 总有个别棚下没有观众, 就表示这一棚戏班斗戏失败。闽西南、潮汕地区的戏班, 每以在金山埔斗戏得胜为荣, 声价鹊起。斗戏还采取对台截台的形式。对台演出开始时, 由东家集中乡里大锣十多面敲打助威, 坐观好戏。两班各不相让, 都将三寸“梅花钉”将桌裙钉死, 化妆室严加封闭, 不让对方窥看, 只好互相猜测。演出中, 竞争十分激烈, 彼此常以“截戏”制服对方。如甲方演关公戏很拿手, 乙方就演《走麦城》关公死了, 迫使关公戏演不成。另外一种办法是不让“翻上”。如乙方演明朝的戏, 甲方就演“崇祯上煤山”, 乙方就不能演明朝以前的戏。如果演了宋朝的戏, 观众就喝倒彩, 向戏台贴“白字诗”, 乙方就输了。

  观众是戏曲发展繁荣最重要的因素, 闽台戏曲的盛衰充分说明了这点。历史上, 是对戏曲如痴如狂的观众把闽台戏曲推向繁荣, 在全国居于相当突出的地位。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